Landscape-風景 攝影

 

台灣-二寮-日出

台灣-二寮-日出

每個地方-無論是高山、湖泊、森林、沙漠或者平原,都有屬於自己的美。

有人說,風景攝影師的工作就是要抓住那一瞬間的風采,留住永恆,但大多時候,身在某地,覺得驚艷、覺得壯麗,覺得驚嚇恐懼,不見得完全是表象的樣貌所影響,往往當下的氣氛,舉凡溫度、同伴、過客或者是路人說得某句話,甚至是加上了一點點想像力,綜合整體,才是造成我們當下感受的原因。

台灣-十分瀑布

台灣-十分瀑布

攝影-可以是一種藝術。

藝術所追求的,是創造者與接受者之間的共鳴,是一種感我所感、受我所受的過程,但是透過鏡頭,我們頂多能捕捉的只有光線、只有陰影,並不能捕捉味道、冷熱等等因素,但是身為一個風景攝影師,我們必須實驗,必須從瞭解題材、瞭解決定要描述的內容開始,藉由不同的距離,捨棄掉不必要的元素,將真正的主題呈現出來;藉由不同的角度,讓光影以一種不正常的方式(這裡指的是非肉眼輕易可見)進入鏡頭,甚至是極大的仰角或俯角來強化整體張力,為的就是能夠透過誇張的光影來表達溫度,透過具備張力的角度來詮釋情緒。

南寧-通靈大峽谷

南寧-通靈大峽谷

最終-讓觀賞者與攝影師有類似的感覺,注意,是類似的感覺,而不是跟攝影師看到ㄧ樣的景色。

— Vesic.D




台灣-九份-老街

台灣-九份-老街